鲁南在线

《想你一整晚》全文免费阅读 陆霆深_安心

评论

 完整版《想你一整晚》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「无删减」。

主角:陆霆深,安心。

《想你一整晚》目录

第1章 抢婚 免费

第2章 趁我没发火,赶紧滚! 免费

第3章 因为,你贱! 免费

第4章 陆霆深,我恨你! 免费

第5章 发错信息 免费

第6章 陆霆深,你混蛋! 免费

第7章 公寓似乎是我买的! 免费

第8章 滚! 免费

......

【微】【信】,右上角【+】添加朋友,选择【公】【众】【号】,输入 aaaaa5t ,搜索到【5a书院】关注后回复 036 ,即可阅读全文。

5a书院广告600.jpg

......

“叶理事长,打掉是不可能的了。上次我把她送到医院去,差点把那孩子打了,宋婉婷拿了一把手术刀自杀了。不管怎么说,她都是一条生命。我先跟她有婚约,又迫使她跟我分手,也算是我理亏在前。她因为不甘心才有了我的孩子,要是为这事她丢了‘性’命,我也会不安的。所以孩子要留下,我会再给她一两个月的时间调养身体。以后不管是我,还是孩子,都跟宋婉婷不会有任何关系的。如果她能从此改过自新,兴许几年后我还会让孩子知道她这个母亲的存在,那都是后话了。”

这些话,叶子墨也是说给夏一涵听的。

她吃醋,他知道,他不想让她为了宋婉婷的事有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。

叶浩然沉默了一会儿,他是不主张把孩子留下,要是因此另外要了宋婉婷的命,他也是于心不忍的。

“不管怎么样,你要安排好,别让她打扰到你和一涵的生活,不能让一涵总跟着你受委屈。”付凤仪说。

“爸妈,叶子墨他是说了要让宋婉婷离开这里,是我让他把宋婉婷留下的。她到底是怀着叶家的孩子,别墅各方面条件都好,有利于孩子成长,也有利于她产后恢复。我爱的是叶子墨,只要他心里有我,这些事对我来说,不算什么委屈。他会处理好一切的,我相信他!”

夏一涵刚说完,叶子墨手机响了,是林大辉发来的短信:叶先生,媒体专访的事现在就安排好了,您随时来都可以。

叶子墨抬手看了看腕表,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早。

“你在这里陪爸妈聊聊,我集团有些事,要去处理一下,处理完我就马上回来。”叶子墨对夏一涵温柔地说道。

“你去吧,我就在这里等你。”

“叶理事长,妈,我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两个人答应完,叶子墨起身离开,走之前还在夏一涵额头上亲了亲。

叶子墨去接受媒体采访的路上,海志轩正在接受另一批媒体的采访。

“海理事长,关于感情,您有什么想要跟大家说的吗?”这个问题是海志轩让人提前安排好了的。

他对着镜头微微一笑,说:“我说过我最爱的‘女’人就是她,永远都不会改变。”

“您跟她在海南已经‘春’风一度了,为什么会说分手就分手,难道她是那种朝三暮四的‘女’人?”

“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那时只是有人希望我们发生一些事情,至于是谁希望我们发生那些事,在此我就不方便说了。我只是想说,她是我最好朋友的‘女’人,我就算死也不会动她的。前提是,那家伙不说放手。假如有一天让我看到他做出对不起她的事,我随时还是会‘挺’身而出吗,亲自保护她,做她的护‘花’使者。”

海志轩对着镜头,仿佛看到了夏一涵那张绝美的小脸儿。

想起她脸上曾经为他流淌的眼泪,即使只是想想,他也还是心疼的。

“海理事长,我们听说你们好像是绝‘交’了,您怎么又说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呢?难道您之前的言辞是故意愚‘弄’大众?”有一名记者尖锐地问。

海志轩还只是沉稳地一笑,从容地说:“我只是要大家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人的名字,我没有说我们已经绝‘交’了。兄弟是一辈子的事,怎么能说绝‘交’就绝‘交’。”

……

叶子墨到了集团顶层办公室,媒体如约而至,因为都是提前安排好的,他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意一一回答问题就行。

他自己也强调了几点:“第一,我爱的人是夏一涵,这一点永不改变。第二,我爱的人是夏一涵,这一点永不改变。第三,我爱的人是夏一涵,这一点永不改变。”

叶子墨和海志轩安排的采访内容很快就在各大媒体上发布,有报纸的形式,也有电视专栏。

没一会儿的功夫,夏一涵和叶子墨及海志轩的三角恋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。

回叶家的车上,叶子墨看着海志轩采访时说的话,扬了扬‘唇’角。

小子,还想着等我说放手,你会‘挺’身而出保护她呢?我的‘女’人以后不会要你去保护了。

海志轩也在看叶子墨的采访,看着他那样认真地强调三点同样的内容,他知道,叶子墨在媒体面前从来都不爱说话。这么高调煽情,就代表他永不会变了。

夏一涵,你们的爱情迎来了‘春’天,我祝福你们。

钟于泉接到秘书的报告,说叶子墨和海志轩都接受采访,给夏一涵正名。秘书还把采访片段,给钟于泉送过来。

老狐狸看了看采访,轻蔑地笑了笑,无声说道:叶子墨,你以为你说了这句话就能永远不改变吗?话永远别说的太死了。别忘了,你没多久之前还做过一次访问,说你很认可宋婉婷的。

他敲击着面前的办公桌,想着叶子墨这人倒是真有几分魄力的。至少他不像那些凡夫俗子,会被舆论所左右。

他刚说过任何宋婉婷,现在又说爱夏一涵,外界对他的凭借当然不会有多好,他却不在乎。

这说明他有魄力的同时,也说明他对夏一涵的感情的确是非同一般。

钟云裳也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各自的专访,她这两天考虑了很多。她也暗地里派人出去盯着她爸爸的人,知道她爸爸根本就没有说住手就住手。

她想看到叶子墨和夏一涵两个人早日修成正果,结婚生子。她不能总让她父亲给他们两个人再设置障碍了,只要他一天不收手,她就会心不安。

钟云裳关掉电视,再次把她想要阻止父亲的几个方法都想了想,最后她决定还是去找李和泰。

她并不了解李和泰的为人,至少看表面上,他人还是不错的,很有风度,很为人着想。

她也看得出他对夏一涵有好感,只是不知道他这种好感到达了什么样的程度。他会像她一样,为了自己心目中的人宁愿牺牲自己吗?

不管他怎么想,她都要尽力一试。

目前来看,要彻底阻止她父亲,这是最好的方法了。

他不是想进中央吗?李家的一票至关重要,钟云裳知道,她父亲在整治前途面前,是一定会把‘女’儿的婚事放到后面的。假如‘女’儿的婚事和政治前途能够放到一起,他会更加的满意。

钟云裳想到此,给李和泰打了个电话,开‘门’见山地说:“我是钟云裳,晚上想请你吃一顿饭,不知道肯赏光吗?”

李和泰是关注夏一涵的,连带着也就关心叶子墨了。所以他也看到了专访,这个时候钟云裳来电话,怎么想都会让人觉得是和专访的事有关。

“好,不过我请你才好,你要是请我,我不好意思去。”李和泰的大男子主义和风度,在这时算还是表现的淋漓尽致了。

果然还是个不错的男人,钟云裳微微弯‘唇’,浅浅一笑,答应下来:“那就让你破费了。”

……

晚上酒酒和严青岩给所有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,过程中酒酒得逞,所以心情也是出奇的好。

严青岩一点儿没生气,只是更觉得这个大酒窝的姑娘可爱了。

她捉‘弄’他的那些主意,比如叫他汗先生,再有明明用不了那么多菜,还特意买了很多很重的菜让他拿着,他都笑着接受。

做菜的时候,她也故意指挥他,专‘门’让他干脏活累活。

对于以前受过很多苦的严青岩来说,这些事都不算什么。能为他的亲人们准备晚饭,对他来说是件幸福无比的事。

酒酒有点儿后知后觉,把别人使唤完,到最后才有些良心发现。

晚饭做好,她在厨房里小声问严青岩:“喂,我一直在为难你,你看不出来吗?你是真傻还是假傻?”

“你说呢?”严青岩勾‘唇’一笑,那笑容确实有点儿晃人的眼睛了。

酒酒当时离他距离很近,两人就在厨房灶台的拐角处站着。

她不知道怎地,看他的笑容就有些看呆住了,脸也没由来的就是一红。

旁人羞涩可能会立即移开目光,酒酒跟一般的人有点儿不太一样。她发现自己脸红心跳了以后,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往严青岩面前一凑,不可思议地瞅着他,嘀咕道:“奇怪了,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长的帅呢。哎呀,你这一笑我发现你也有些高富帅的潜质了。来来来,再笑两下我看看。”

严青岩的笑容就这么被她‘弄’僵在脸上,笑也不是,不笑也不是。

酒酒看到他这样一副囧样,顿时高兴的哈哈大笑。

还好还好,酒酒没有发‘花’痴。你喜欢的是莫小军,不能随便喜欢别的男人哦。虽然这人长的也还成,家世也不错,‘性’格也还好,要是没遇到莫小军,他也算是勉强符合你要找的标准了。不过你已经有暗恋的对象了,就不能朝三暮四,朝秦暮楚。

“笑的比哭还难看,好了,我还是不看了,上菜!”酒酒说完,先一步出了厨房,留下严青岩颇有兴味地看着她的背影。

要说这丫头的神经好像还真跟一般人长的不一样,刚刚是她像个‘花’痴似的夸人家笑的好吧?转瞬之间又说他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这得是怎么样的人才能驾驭得了她的善变呢?严青岩想。

叶子墨和夏一涵早就把酒酒当成了一家人,晚上,所有人围坐在一起推杯换盏,场面很热闹,吃的也都很尽兴。

李和泰特意安排了一家很雅致的餐厅,命人给预留了vip包房,房间外种着鲜‘花’。

时值初夏,鲜‘花’盛放,李和泰和钟云裳坐在房间内,阵阵清幽的‘花’香扑鼻而来。

李和泰知道钟云裳这样的‘女’孩子,一定会喜欢雅致的环境,果然钟云裳一进‘门’,就说出了外面是什么‘花’的味道。

“本来是我请你吃饭的,没想到你反请我,还这么用心。难怪人都说李和泰是所有‘女’人最完美的想象,看来名不虚传。”钟云裳赞道。

李和泰温文尔雅地一笑。

“过奖了,男人照顾‘女’人,本来就是应该的,何况你还是东江公主,能请你吃饭,是我的荣幸。”说着,他上前帮钟云裳拉开座椅。

钟云裳自从过了二十岁以后,就经常碰到各种献殷勤的男人。她虽没有正式谈过恋爱,见识过的男人也不可谓不多。不只是东江省的,偶尔因为工作上的事也会跟随父亲全国各地的走,要说全国的世家子弟她都认识,怕也不算夸张。

接触这么多人,帮她拉开座椅的动作让她觉得不反感,还能非常欣赏的,恐怕也就是李和泰一人了。

他的体贴总让人觉得很舒服,但一定没有轻薄之意。他关心的对象就是能觉得自己被他重视,却又不是在故意献殷勤,故意表现风度什么的。

他做的这些浑然天成,丝毫不做作,只会让钟云裳想到一个词——如沐‘春’风。

不止拉椅子这件事,只要跟他这个人‘交’流,就有这样的如沐‘春’风的感受。

他和叶子墨的确是两类人,叶子墨是冷的,他是温的。温而不热,看似跟谁都关系不错,细想,好像又没有人能走近他的世界。

没有人知道李和泰在想什么,一般人也看不出他的好恶,他就像个好好先生一样,把他一切看法都深深地藏在他温和的笑意里。

寒暄客套了一阵,菜也上齐了,钟云裳要进入她的正题。

她一点儿把握都没有,不知道她的提议,李和泰是不是会觉得太过唐突。

不过既然来了,她当然会把她的想法说出来。

钟云裳骨子里也是率直的人,所以也不绕圈子,直接就把来意说了出来。

“和泰,我看得出来你对一涵是有些好感的。抱歉,这话我说的可能有些冒昧了。”

“没事,窈窕淑‘女’君子好逑,我对她是有些好感。”李和泰淡然地承认。

若是别人说,出于对夏一涵名誉的保护,他可能还不会这么大方的承认。钟云裳是夏一涵的姐姐,这点他是知道的,还知道这个姐姐没少为夏一涵的幸福努力。

要说这个钟云裳,他从心里是佩服的。她的所作所为,躲在暗处远远看着的李和泰其实清清楚楚,也许比夏一涵本人了解的还要全面多了。

她明明中意的人是叶子墨,她父亲为了她这段缘,也是煞费苦心。她却不仅不跟着她父亲一起算计夏一涵和叶子墨,还处处帮着他们。

她这样的‘胸’襟和气量,岂是一般‘女’人能比得了的?

“我喜欢叶子墨,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。我爸爸知道这一点,当然也不只是这一点,他还出于很多别的考虑,特别想要拆散他们,促成我和叶子墨。我也尝试了很多方法,想要阻止他,都不行。所以今天我找你,是有一件事相求。”

“我答应你要说的事。”李和泰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倒是钟云裳确实是有些意外。

“你?”

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事,也不奇怪,其实你很单纯。”也很可爱,很多地方钟云裳和夏一涵还是相似的。

李和泰的眼角似乎有些笑意,淡淡的,似乎又含义颇深。

“如果你需要,我可以做你临时的男朋友。可以让你爸爸觉得我们是在‘交’往,帮你打消他的一些想法。”李和泰虽不做官,当官这些人明里暗里做下的事,他看的也是一清二楚。

包括他们的权衡,在利弊之间的取舍,他也明白的很透彻。

对钟于泉来说,他‘女’儿要是能嫁给李和泰一定是比嫁给叶子墨更趁他心意。

他此时最渴望的就是更高层次的支持,其中他爸爸李参谋长的一票,必是他无比渴望的。

钟云裳已经做好了努力说服李和泰的思想准备,想不到她还没说,他倒先答应了。

她愣了一会儿,一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。

“云裳,我很欣赏你。我不排除假戏成真,万一我爱上你,你可别毫不留情的拒绝我,我会很伤心的。”李和泰的眼中竟闪现出一抹儿狡黠的笑,半真半假。

钟云裳脸一红,心里却为这个男人的睿智,幽默以及不着痕迹的体贴感觉暖融融的。

她在关注着他父亲做的事情,钟于泉也在关注着他的两个‘女’儿。钟云裳应邀和李和泰一起吃饭,让他脸上‘露’出了一些笑容。

晚饭过后,付凤仪留叶子墨和夏一涵在叶家过夜。

“你想回去,还是留在这里?”叶子墨问夏一涵。

“回去吧,宋婉婷肚子都那么大了,万一她要生,你不在,她会害怕的。”夏一涵低声说道,声音虽小,叶浩然和付凤仪也听清了。

两个老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叶子墨,眼神分明在说:像这样为别人着想的‘女’人,你以后要是敢做对不起她的事,看我们怎么收拾你。

叶子墨也是感动在心,只是紧紧环住她的肩膀,无声地感谢她。

又陪着老人们聊了一会儿天,两人才起身回别墅,因看着严青岩和酒酒进展不错,叶子墨特意找了个理由把酒酒留下来了。

宋婉婷这次没有迎出‘门’,但她是一直在盼着叶子墨回来。每隔一会儿,她又会去窗子口看看,看看他们回来了没有。

车开到‘门’口,叶子墨吩咐司机停车,他下车给夏一涵打开车‘门’,拉着她的手下来。

“我们散散步。”他说。

“嗯。”

在窗子口看着他们的,不只是宋婉婷一人。

莫小浓也默默地在窗前注视着,看他们两人挽着手,身体靠的很紧,那副相依相爱的样子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。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鲁南在线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鲁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,为群众提供全方位资讯服务。如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问题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投稿邮箱:670653375@qq.com

联系我们|ln632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鲁ICP备05043501号|鲁新网备案号:2010632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