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南在线

《爱上你无可救药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评论

 《爱上你无可救药》全文小说免费阅读已上线。

在微信公众号【棉花阅读】回复870即可阅读全书。

下文是书中的精彩章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806548.jpg

杜默笙看着那冰冷的手术台,大脑一片空白,“不,不要……”

他不是说相信自己吗?

不是还要把所有财产都给这个孩子吗?

明明能感觉到他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的,为什么还要这样做?

难道他后悔了?

两个护士看了一眼一脸惨白的杜默笙,小声议论。

“只是普通的一个流产手术,怎么让江医生亲自来做?”

“听说是个大人物,点名要江医生。”

“这个女人不会是个情妇吧,怀了不该怀的孩子。”

“那怎么还这么重视?”

“说够了没?干活。”江医生冷着脸,扫了眼一旁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个小护士。

两人对视互相撇了撇嘴,去做最后的术前准备。

杜默笙在晃神间被护士推着,躺上了手术台。

刺鼻的消毒水味和冰冷的器具终于使她回过神来,“不,我不要!你们肯定是搞错了,搞错了!”

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冷霆琛的意思。

她不可以失去这个孩子,这已经是她唯一的慰藉了,绝对不可以!

杜默笙一张小脸变得煞白,额头上布满了细密汗珠,她慌张地跑下手术台,捂着肚子颤抖地往门外奔去。

“哎,你……”护士见状连忙追上去。

杜默笙一跑出手术室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张扬,顾不得形象拉着他的胳膊,苦苦哀求,“张助理,求求你帮我联系一下他好吗!求你!”

“夫人,您这是干什么。”张扬连忙将她扶起,一脸为难地看着她。

“这一定不是他的意思,我要见他。这也是他的孩子,他怎么能忍心啊!”

杜默笙拒绝他的搀扶,跌坐在地上,眼泪顺着她小巧的脸,肆意流淌。

“好,您先起来,我这就帮您联系冷总。”张扬心中不忍,快速拿起手机,拨打了冷霆琛的电话。

号码刚拨出去,铃声就在身后响起。

“杜默笙,你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冷霆琛沉着一张脸走近,咬着牙低声道。

听到声音,杜默笙浑身一震,连忙走到冷霆琛身边,捉住他的胳膊,颤声问,“霆琛,你终于来了,我就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。”

“进去手术。”男人一把推开了她,深幽的眸子一凛,示意站在一旁追出来的护士。

“不,这不是真的。我不相信,你是故意这样说的对吗?你是孩子的爸爸啊,怎么可以这样?”杜默笙一怔,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惶恐。

绝望,一点点席卷了她。

“手术过后,我给你自由。”冷霆琛口气淡淡的,没有丝毫感情的起伏。

杜默笙眉间微蹙,咬了咬唇,拼命摇头,“不!我不要自由,我只要这孩子!”

“我不想再说第二遍。”冷霆琛冷眼看着她,咬牙冷冷地道。

藏在被褥的里的手,微微发颤,这一刻,她忽然失去了睁开眼的勇气。

就算她怀孕了,只要靳玫一句话,他便不留这个孩子吗?

这也是他的孩子啊,他就这么疼爱靳玫,一句话,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么?

靳凉,你果然薄情!

“好了,你回去吧,我留在这陪陪她。”

“凉哥,你都一个晚上没睡了,这吃得消吗,要不我替你照看一会吧?”

“不用,你回去。”

“。。。那,好吧。”

夏满听到了开关门的声,随之,一抹温柔也轻轻落在她的面颊上。

是靳凉的手。

除了他身上好闻的月季味,还夹杂着浓烈的烟草味,如同医院里的消毒水味一样,刺的她难受。

她浑身一僵,状似无意地避开了他的轻抚。

却不想他竟如此敏锐,沙哑的嗓音里携着欣喜,“夏满,你醒了?”

夏满睫毛颤了缠,终究是缓缓地睁开了眼。

可视线中,却迷着一层雾霭,朦胧不清。

她不想哭,可泪滴,还是瞬间从眼角溢出。

“夏满,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摔痛了?”靳凉的声音立马慌了,用指腹揩去她的泪珠,“小玫说你失足摔下楼她来不及抓住你,但好在,你自己摔下去的时候抓住了扶手旁的铁栏,只是吓晕了过去,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。”

夏满看着他,艰涩的重复着他的这句话,“我失足,她来不及,抓住我?”

她很想质问他这所有的一切,可又想起他为了靳玫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,质问,又有什么用呢?

真相是什么,他从来不会去在意,只要那个人是靳玫,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去护。

夏满深吸一口气,身侧的手,几乎本能地捂住腹部,“靳凉,我怀孕了吧。”

“是。”他指尖一滞,喉结滚动,深目望她,“但是夏满,这个孩子,我们不能留。”

没有责怪她偷孕之事,却也没有解释,这个孩子不能留的自言片语。

她唇瓣颤了颤,整个人就像突然被拉扯住的绷带,紧绷得厉害。

良久,她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,才低吼出一句话来,“靳凉,这也是你的孩子啊!”

你怎么能,说不要,就不要。

靳凉用力地握住她的手,眸光中似裹着层晦暗,“我知道,我知道夏满,但是这个孩子不能——”

“滚,你滚!”

第一次,她失了狂般去推他,将他用力地推出自己的世界。

眼泪扑簌落下,像是含着血,滴滴悔恨。

“好,我走,你别激动。我就站在门外守着,你有什么事,叫我一声,我会一直在的。”靳凉这个时候终究不敢刺激她,目光在她的脸上凝了片刻,沉重离开。

夏满抱着自己,咽呜抽泣,浑身止不住的颤抖。

有什么,能比此刻还要痛苦绝望?

她的丈夫,想她死在监狱里,也想杀了她的孩子。

靳凉,你就是一个魔鬼,可怕的,令她胆颤窒息。

“靳先生,你怎么站在门口?对了,主任让我询问你人流手术安排在明天可以吗?”

“定在,三天后。”门外传来他隐晦的声响。

“好的,那我去跟主任说一声。”

“嗯。”

三天后,安排人流手术?

门外隐隐传来一段对话,夏满怔怔地止住了泪,眼里涌起骇人的恐惧。

对,现在不是她哭泣伤心的时候,靳凉要给她安排人流手术,她不能再坐以待毙。

为了孩子,她要跑,她要离开这个魔鬼。

她慌忙地掀开被褥下床,门口守着的人是他,她自然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,那么,她该往哪里跑?

惊慌失措之下,她看到了一旁冰冷的玻璃窗。面色一喜,三两步跑了过去,用力扳开窗户。这时,门外的扳手处传来一道轻微的拧动声,她一惊,知道是靳凉进来了。

这个时候,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不可以让靳凉发现她的逃跑。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小编精选

热点排行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鲁南在线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鲁南在线致力于资讯传播,为群众提供全方位资讯服务。如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问题请及时联系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投稿邮箱:670653375@qq.com

联系我们|ln632.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鲁ICP备05043501号|鲁新网备案号:201063202